怀念苗永淼教授
    2016-03-30 19:59:00 来源:西安交大校庆 浏览:567

怀念苗永淼教授

蒋德明

发表于西安交大报,2010319日,第742

当我看到2010117日苗永淼教授因病逝世的讣告,首先闪过我脑海的是我们又失去一位曾为西安交通大学发展和壮大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元老级教授,接着闪过脑海的是一位具有独特个性,骑着一辆全交大最破烂、也从不上锁自行车上下班的留美归国知名教授的身影。

苗永淼教授是1955年从美国回到上海工作的,到交大后挂名在内燃机教研室,当时我是一名交大动力机械系内燃机专业三年级学生,在解放初期,对这样一位留美回来并具有博士学位的老师,还是很受同学们注意的。但没过几个月,由于前苏联列宁格勒工学院派出的压缩机专家到校,学校就调苗教授去主持压缩机专业的工作了。这样,我很遗憾没有成为苗教授的授业弟子。以后由于专业不同,虽然同一个系工作,平时接触却不多,应该说彼此之间是不太熟悉的。但有几件关于苗教授的逸事,一直萦回在我的心中,久久不能忘怀。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去学校科研处兼职,苗教授去英国参加一次国际会议,回国后他给我写过一封信,提出两条建议:一是学校研究生数量迅速成长,自己编写的计算程序很多,应该组织人力把这些程序汇总加工成为商用程序出售,这样既能服务于社会,又能为学校带来收入,创造经济效益;二是应该建立管道运输专业方向。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建议是极具远见的,可惜由于当时的具体情况,这些建议没有实施。以后,他又向学校建议引进人才开展西北风沙研究。

另外一件事发生在1988年,当时国务院学位办决定在已有的专业学科博士点中按专业学科选出30%左右作为国家级重点学科,选取的办法是有该学科博士点的学校一校一票,投票选举,得票多者入选。当时由于受到不正之风的影响,使动力机械及工程热物理一级学科的投票结果出现了与常规认知的偏差。19884月学位办通知我到清华大学工字厅去开会,当时我还纳闷,我并不是国务院学科评议组的成员,没资格参会。去北京后,主持会议的同志对我说:这次没有请苗永淼教授来(他是学科评议组成员),因为他脾气急躁,知道投票结果后他会发火的,因此把你(我当时任研究生院院长)叫来。由于参加会议的都是学术权威,我是他们学生一辈的,当然不会多说话,但会后我仍写了一份书面意见交给当时国务院学位办主任吴本厦司长,已经发生的事没法纠正了,但从那以后重点学科的评法也做了大的改进,不再使用一校一票的自选办法了。在上面那件事中,苗教授虽然不曾亲临,但仍能看到苗永淼教授的耿直品格,对不正之风的那种深恶痛绝。后来听说,苗教授在这个会议之前,已在天津大学发过一次脾气

苗永淼教授长期担任我市(校)民主党派的领导和全国政协委员,他在民主党派中的活动我不清楚,但是他每次去北京开全国政协会议时都会打电话问我,学校有什么问题需要他带到北京去反映,我是苗老师学生辈的人,他这样尊重基层领导,使我十分感动,这也反映出苗教授一贯的谦逊风格。

2010118日,我去苗永淼教授家中向他的遗像告别时,苗教授的子女给我看了他在1955年回国途径菲律宾时和友人唱和的二首诗,其中有共负中兴业,力薄一份情,以及工业农业要重建,茫茫西北亟待营,苗永淼教授报国建业的赤字之心跃然纸上,并贯彻始终,直至埋骨于茫茫西北的黄土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