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廷相教授—魂系西交大 缘系涡轮机
    2016-03-09 16:19:54 来源:西安交大校庆 浏览:476

魂系西交大  缘系涡轮机 


记得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我们每天上学与放学都在一起走的五名同村的同学在路上谈到什么是大学,中国有哪些著名大学时,就谈到交通大学(那时还在上海)。从此以后,交通大学就一直在我心中向往,就像是一个梦。

1957年,我高中毕业,要参加高考了。当年,我国高等学校招生数为107000人,比上一年和下一年都少得较多。每位参加高考的人员心理压力普遍较大,对报考志愿的选择也格外注意,唯恐志愿选的不当,影响继续升学。我当时似乎没有怎么考虑,毫不犹豫地把交通大学作为当时可选的12个志愿中的第一志愿填报,尽管那时已经知道,国家在1955年就决定交通大学要迁往西安。一天晚上,与同寝室的同学聊到报考的专业时,说起交通大学动力机械系涡轮机专业很好,很有发展前途,于是我就决定选择涡轮机专业。但在填写报考志愿时,按学校规定,报考志愿只填系,不填专业,专业在录取后由学校统一安排。我在收到交通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打开一看,非常高兴地看到,我被录取在动力机械系的五个专业之一的涡轮机专业,完全符合我的心意,真是缘分。

1957年,国务院决定交通大学在西安和上海分设两地,分别用交通大学(西安部分)和交通大学(上海部分)表示。交通大学动力机械系的五个专业全部迁往西安。当年九月初我来到西安,向学校报到注册后,经过五年的努力学习,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全部学习任务,并于19627月按时毕业。在此期间,1959年交通大学(西安部分)和交通大学(上海部分)正式分开,分别成立西安交通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从那时起,我就成为西安交通大学的一员了。经过五年系统的涡轮机专业知识的全面教育和培养,使我从一个对涡轮机完全不懂的农村小青年变成一个能够为涡轮机事业奋斗一辈子的成员,能够为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涡轮机事业尽力的建设者。

按国家教育部的规定, 1962年,中国高等学校研究生将首次实行统一招生考试,经审查合格后正式录取的办法。我参加了这次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全校共录取了16名研究生,我有幸名列我们动力机械系涡轮机专业的 2名之中,并师从涡轮机专业的蔡颐年教授,继续在涡轮机专业上进行深造。1966年的年底,研究生毕业。国家当时还没有学位制度。毕业后,我服从国家统一分配,留在西安交通大学任教,并被安排在动力机械系涡轮教研室。

七十年代初,国家决定恢复高等学校招生,我在教研室与全体成员一起参加了涡轮机专业连队化的教育试点工作,探索教育革命的路子;组织教研室的教师为即将入学的具有一定生产实践经验的新型大学生制定合适的教学计划;组织涡轮教研室的专业教师编写《蒸汽轮机》、《燃气轮机装置》、《透平零件结构与强度计算》和《汽轮机调节与运行》等专业教材,这些教材写成后都以涡轮教研室的名义印发使用;按照教学计划的要求,具体安排涡轮机专业学生的教学活动;带领学生到专业工厂参加教学实践或生产实践活动;还去专业工厂协助创办721工人大学等;

1975年,我担任涡轮教研室主任不久,教育部好像正在考虑全面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录取合格新生的事。在校系的领导下,涡轮教研室也就开始考虑全面修订专业教学计划;在已有教材的基础上,进行全面修改和补充,以满足新制定的教育计划的需要。这些教材修改完成以后,分别以编写教师的名义由出版社正式出版。为适应新制定的教学计划中规定的教学实验的要求,以及为满足教师和研究生进行科学研究的需要,还对专业实验室进行了适当改造和设备补充,购置和自行设计制造了一些基本的实验设备。

三十年后,儿子要高中毕业了,他从小生活在西安交大,深深感到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好地方,也受到我一直勤奋地在涡轮教研室工作的影响,他在报考大学时,也很愉快地把西安交通大学作为第一志愿,把涡轮机专业选为自己学习的专业。大学毕业后,依然把涡轮机专业作为自己攻读学位的专业,直到硕士和博士学位都取得为止。

1978年,国家决定向国外选派访问学者和留学生。学校从全校教师中选派了几十名教师作为第一批派出人员进行培训,我有幸名列其中。我与这批派出人员一起,在西安外国语学院培训了四个月的英语;然后,按不同国家的要求,在不同的时间,分别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欧美有关国家留学。我是在19806月初前往英国的。按照英国有关管理部门的安排,我们这批在当年6月初到达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先去兰开斯特大学培训四个月的英语,然后各自前往自己已经联系好的大学。我在出国前,就在涡轮教研室蔡颐年教授的帮助下,开始了湿蒸汽两相流的研究。198010月初,兰开斯特大学的英语培训结束后,就前往利物浦大学机械工程系,师从国际著名两相流专家D.J.Ryley博士。在利物浦大学学习的两年时间里,不仅在业务上有较大长进,而且还在高等学校如何开展科学研究上也有所收获。198210月,在英国留学结束后,我按时回国,回到西安交通大学,回到原来工作的动力机械系涡轮教研室。

从英国回来后,我在涡轮教研室继续进行两相流方面的科研工作,承担一定的教学任务,并开始指导硕士研究生;还做些协助蔡颐年教授指导博士研究生的事。1993年,我被批准为博士生导师后,就开始独立指导博士研究生的工作。

1989年,学校选派一批曾经出国过的教师,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再次出国,我也名列其中。9月初,按规定,我去上海外国语学院培训英语四个月。19907月初,前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机械工程系访问学习,师从国际著名两相流专家A. Prosperetti教授。19911月学成回国,再次按时回到动力机械系涡轮教研室。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访问学习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获得不少收获,尤其是在两相流动理论上获益不浅,为后来的科研和指导研究生的工作帮助不少。

1983年开始,除了继续在涡轮教研室尽力做好基本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外,我服从组织决定,去学校有关科研管理、学科建设等有关部门工作。198312月担任学校科研处副处长;198611月调任研究生院副院长;19888月由研究生院调回科研处担任处长;1993年国家开始准备在高等学校实施议论中的 “211工程建设项目。这是一项涉及学校总体发展,尤其是学科建设与发展的重大项目。学校于19939月任命我担任校长助理,对校内的学科现状,学校已具备的建设条件,建设的总体设想等进行全面调查,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学校“211工程建设的总体规划。19944月,为了组织力量,把我校的“211工程建设总体规划做的更好,向教育部提交更符合要求的 “211工程建设项目申请书,学校决定成立“211工程办公室,由我担任办公室主任。该办公室全面负责我校“211工程建设项目教育部专家组评审所需的各项准备工作;项目全面实施过程中所遇到各种问题的处理;以及项目完成后的全部总结和教育部验收会的各项准备等。19946月,为了配合我校“211工程建设,学校对科研管理体制进行了改革,将分布在各院系的独立研究所集中,成立西安交通大学工程与科学研究院,按照科研工作的自身规律统一进行管理,并由我担任该研究院的副院长,具体负责该院的全面工作。

在做好校内教学、科研和管理工作的同时,在校外还兼任过工程热物理学会多相流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机械工程学会常务理事、西安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西安能源》期刊主编等职。

多年来,在科研方面,我一直从事透平机械内的湿蒸汽两相流、气固两相流动与两相分离的研究工作,主持并按时完成了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陕西省自然科学基金,1项多相流国家重点实验室基金,1项长庆油田横向合同;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研究论文90余篇;授予发明专利2项;在人才培养方面,除了给本科生和研究生多次授课外,还前后培养并授予硕士或博士学位的研究生20名。除此以外,还结合学校教学和科研管理工作,撰写并发表有关管理方面的研究论文近10篇。

    我考进交大已经接近 60年了,亲历了交大西迁几乎60年来的整个成长和发展过程。随着交大的成长和发展,我也在交大的教育和培养下得到成长和发展,从一个贫困农家的孩子培养成为一个能给国家,给母校,也给涡轮教研室做些实事的高等学校教育工作者。因此,我感谢交大,感谢交大的各级领导和老师们。我在交大的经历告诉我,当年我选择交大作为第一志愿,选择涡轮机专业是完全选对了,我为此感到高兴。我祝愿我们交大和我们涡轮机专业今后的建设和发展更加辉煌,永远矗立在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