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燕谋—严于律己,简简单单的交大人
    2016-03-09 16:33:00 来源:西安交大校庆 浏览:770

章燕谋:严于律己,简简单单的交大人

章燕谋老师现已是一位83岁的老者,但身子骨硬朗,声音洪亮。在采访他时,章老给我们讲述他那个年代的一些学习、授课、科研、生活的经历和有趣的事情,听着听着我们不时就被章老的一些幽默给逗乐。

“严于律己,简简单单”,也许这8个字就是章老作为交大人的最真实写照。

艰难求学路

章老于193312月出生在江苏武进县,在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当时章老的父亲章伟士为私营上海铅笔厂股份有限公司经理,家里经济条件还算不错。章老4岁的时候即1937年因国内发生抗日战争而被迫随家人逃到内地,路经常德、汉口、宜昌,1938年到重庆。1938-1941年章老就读于重庆私立树德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1941年又因日本飞机轰炸重庆市区而被迫移居到重庆郊区九龙坡,因此不得不中断在树德小学的学习。郊区并无小学,为了章老的学习,家人给他请了家庭教师在家中补习。直到1945年抗战胜,章老在重庆顺利地完成了小学教育。是年底从重庆回到上海。1946年春至1946年夏章老在上海市安福中学读初一,1946年夏至1951年夏就读于上海市复旦中学直至高中毕业,上学期间,在初二上学期参加了童子军以及在高二担任过学会干事。1951年夏考入上海市交通大学机械系,当时不像现在一样考上了会发放通知书给本人,那个时候只在报纸上登载学校录取生的名单,于是章老那会天天买报纸看自己考上了没有,当看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喜出望外。在工作去向上,章老喜欢实践,因此他头一个自愿写的就是制造厂,同时下面备注上写了不想当老师,但1955年夏被学校推荐留在交通大学动力系完成研究生学习,以后便留校任教。1960年春晋升为讲师,并于1979年冬晋升为副教授,于19863月晋升为教授。19953月退休。回看章老这一段学习的经历,在抗战年代能坚持完成自己的学业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教学严于律己、简简单单

在教学工作方面,章老总能严于律己,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教好课,怎样让学生受益最大,在教授《锅炉工艺学》时,章老总觉得要理论结合实践。于是在暑假的生产实习时,章老不顾热天酷暑的困难条件,一直坚持下厂进行现场教学。为了达到让每位学生能听清他讲的东西,他把上课的学生分成几组,于是每个知识点他都要重复好几遍。由于天热,车间噪声大,章老每次去厂讲课都讲哑了嗓子。还有一次为了能准时开课,章老在工厂一线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一下。章老不光讲课严于律己,而且非常有原则。有一学期锅炉钢教学过程中,学生学习纪律较差,章坚持每次讲课点名,对班上捣乱的学生进行教育,对每个迟到学生进行谈话和教育,使该班教学秩序大为改善,保证了教学的正常进行。同时章老在关心学生上总尽心尽力,在章老担任锅炉教研室主任期间,当时还是毕业生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单位,有一年国家指令性计划多,学生有不同程度的抵触情绪,同时,委培生中也有部分人以种种理由提出更换单位或不想回委培单位。针对这些情况,章老凭借与外界广泛联系和获得信息,对学生进行有针对性说服工作,对学生提出的各种问题能认真明确地予以答复,消除学生中的思想疑虑。使所有锅炉专业毕业生都走上了工作岗位,无一人违反委培合同书或拒分配,圆满完成了分配任务。

在科研上,章老发表20余篇次论文如“再生式回转空气预热器特性初步研究”、“气体横向冲刷管束时的对流换热”、“废热锅炉刺刀管换热元件中循环流动特性的实验研究”、“刺刀管换热元件最佳结构参数的确定”以及“水平管内气液两相流流动阻力的几个问题”等。并且负责了“再生式刺刀式废热锅炉流动与沸腾传热特性的研究”、“气体横向冲刷管来时的对流换热”、“水平管内气液两相流的流动特性的研究”、“30万大卡/时常压热水锅炉的研制”和“1/时以下新型节能消烟蒸汽锅炉的研制”5个课题的研究,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果,有些在当时都是国内最前沿的研究。在科研中,章老敢于破除迷信,埋头苦干,刻苦钻研,敢想敢做。有一次,在资料极为缺乏的情况下,仅去上海杨树浦发电厂参观了几天该厂锅炉上使用的回转式空气预热器以后,即与沈阳中心试验部合作进行了佳木斯发电厂的改造工程,设计了一台加装340T/h链条炉上的回转式空气预热器,由于当时缺乏资料,在设计工作中遇到极多困难,但章老通过艰苦细致地努力工作,出色地完成了该项目的设计。

在工作中,章老始终是刻苦钻研、严于律己,总是为学生考虑,不图什么回报。章老活得很简单,不图什么金钱名利,在章老身上看不到现在很多人的浮躁和复杂,有的只是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事业和诲人不倦。

寄语

章老在退休期间,还不忘关注交大的发展和人才培养。在建校即将120周年校庆之际,章老希望我们年轻的一代交大人能加强动手能力,多实践,少依赖电脑,能自主搭建试验台,同时思想简单点,踏踏实实搞科研。同时也希望交大不要盲目地去把学校做大,做得更加综合,而是应该更多地发挥自己的优势专业,自己的特色,争取做下一个麻省理工。

章老的艰难求学之路,孜孜不倦地教书育人,刻苦钻研的精神将激励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交大学子努力奋斗,向老先生看齐。老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取之不尽的,我西交学子定不负老先生的厚望。最后衷心希望章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